杂_高二议论文_高中作文

  杂_高二议论文_高中作文

  如果,人可以删除自己不想要的记忆,那是否一切就不会变得让自己那样的挣扎。记忆的不断堆积,就像是在砌一座迷宫,而自己却不知不觉地被困在了里面,跌跌撞撞地寻找出口。青春在此时此刻流逝了,同时也以它独特的姿色,让所有人奋不顾身地挽留它,伤痕累累却成了自己曾为青春而活过的证据。有很多的时候,我肯定地认为我的命运就如同沙漏一样,然后有着那么一个人,可以让我的生活肆意地颠倒,从这头毫无预兆地坠到那一头。残忍的是,在每一次都是在带着沉重的记忆,从细小的通道生硬而生疼地穿过,那样的挤压足以让自己毫不犹豫地想就此放弃一生。

  谁在为谁而活着,为何总是如此匆匆。在一座座高楼下,以最高级生物着称的人类也显得那样渺小。他们在为谁而活着,那脸上或喜或忧的表情又是在向谁表达。清晨安静的小镇,像一个静置的玻璃瓶。似乎只要有一点稍大的声音,就足以让它颤一颤,然后出现了几丝裂缝,可是人们却顿时醒了。他们带着昨日或者更久以前遗留下来的表情,懒懒散散地穿梭在走了无数遍的路上,当然这一条条路也在岁月流逝中成了他们的历史的见证。秋天的早晨,总会有些许凉意。日晚的温差让人们对衣服的选择有了很大烦恼,于是你总能在形形色色的行人中间闻到那种叫做不满的味道,然后又多了一种表情在街边橱窗里出现。虽然无法看到他们的灵魂深处,但也正是因为这些表情都浮在最浅处——脸上,所以他们在经过疾驶的班车时,那扬起的灰尘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它们的另一个栖息地,毫不客气地安抚下来,人们的表情就这样暗淡了。

  其实自己何尝不是这样,只是自己去上学的路上,习惯把头仰起来,45度,或许吧。但那个角度足以让我把天空看的很清楚。生活总显得很单调:每天在同一时间起床,穿着洗了一遍又一遍的衣服,吃永远没新花样的早餐,然后走那条自己连闭眼也能走稳的去学校的路,开始自己新的一天。庆幸的是,在这条路上,我可以不去在乎很多,那样勇敢地仰望天空。秋天的天空没有夏空来的那么明亮、刺眼,会时不时地带着几道或深或浅的灰色,从不同的角度映入眼球,然而我不必像在夏天那样慌张的闭上眼睛,怕它会伤害我已红肿的眼睛。或许天空是在配合我的表情,在很多次仰望天空后,我明白,天空的颜色就是我的表情,我笑它亦灿烂,我哭它亦灰暗。天空是有生命的,不是么?如果我们的记忆容器能像天空那般大,那是否就不会再害怕记忆的堆积,会压坏弱小的心脏。每一个记忆都会有自己的藏身之处,有的离心脏远些,所以它总不会成为悲伤的原因,久而久之它就被时光删除了;而那些离心脏很近的,则常常作祟,毫无预兆地来偷袭一下心脏,就像调皮的孩子,而人们也只能常常的无奈的叹一声。每挤压一次,身体就会做出一些习惯反应——眼泪出来了。就算当时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,可是它却在以一种杂乱的规律跳动着,会让人忘了要怎么正确呼吸吧?

  每次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,天边总会按时出现几束阳光,它们穿过灰色的云层。于是那些灰色渐渐的淡去了,开始有些泛白了,那才是云的颜色。小时候就常常在童话书里看到白白的云朵像棉花糖的句子,所以说童话有时候并非全是童话。喜欢把头仰起,直直的望向天边,让那阳光穿透我的眼睛,穿透我的灵魂。也会习惯伸出右手,似有力无力地把手指撑开,露出一道道缝,这样可以让阳光带有神秘感,可依然能穿透灵魂。我想如果我以这样的姿势伫足很久,在那些经过我身边的路人的眼里,我会不会显得很神经,让人摸不着头脑,然后通过空气这个介质,我的耳边萦绕着一些有些模糊的声音。其实是我不想听的太清楚,有时候太过清楚的声音,可以成为一种悲哀的催化剂,让自己深陷,无法自拔。

  又是一阵短促的冷风,我醒了,于是收起伫足的脚步,踏入校园。

  有多少次想在踏进校门时,突然收住脚步,然后转身疯狂的逃,一直往前面逃,一直。可是这些终究在每一次没实现时,成为一种幼稚的可笑的想法。是不是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还是就是我一个?

  有多少次在上课时狂想自己的人生,在草稿纸上写下一段又一段我所能想到的场景,有美好的,有悲伤的。可是这些终究没有循规蹈矩的发生,而是常常让我不知所措。

  有多少次我是洋溢着笑容的,在别人眼中我是那样的快乐,可是又有多少人看到我流下的眼泪已成了一条宽宽的河,在河的那一边是过去,在河的这一边是未来,然后我看到了河水正要一步步漫过河的这边。

  有多少次我以为自己足够勇敢了,足以让我面对更多的困难,任由它有多强悍。可是我必须得承认,那些虚假的勇敢,很容易被摧毁。

  有多少次那些暖心的安慰的话让我安全,然后我深深的依赖上,可是我总能发现它是那般的没有生存的能力,会在某个我不知道的时候消失,然后我一脸诧异。

  有多少次?有很多次,或许更多次,我在思考生活的意义,可是没有一个答案是那样让人心服口服的。于是我不再追问自己了。

  天越来越冷了,期待来一场雪。白白的雪,温柔地躺在大地上。我带着道不明的情绪,在雪上踩下一个又一个脚印,一样的大小,可是因为身体左边储存的东西太多,所以脚印一深一浅。要很长时间才能把那一个个脚印填满吧?或许只需很短的时间。这次我不想选择伫足,而是不停地往前走,直到雪染白了我的发,染白了我的身体,不再在人群中被发现为止。如果就这样走到未来,是不是会省略掉很多片段?全部与雪一起在次日的太阳下融化。就像在看一场电影,因为自己的不专心,而错过了一大段,直接到了结局,却没有再去追究经过。

  如果,一切可以变得简单些……

  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分水高级中学高二:徐方圆

  

 

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杂_高二议论文_高中作文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